博物馆优化藏品依赖拍卖?
2013-09-30 11:56:39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

近日,英国克洛伊顿博物馆将拍卖一批藏家捐赠的珍稀中国瓷器,引发争议。记者了解到,国内文博机构的馆藏似乎仍“只进不出”,那么他们靠什么方式打造流转机制、优化馆藏结构呢?如果有国内买家肯花大价钱从海外将“国宝”请回家,又要付出多大代价呢?

清代银锤胎徽章留白人物故事图执壶

清代银锤胎徽章留白人物故事图执壶

清代黑缎广绣花鸟四屏之一

清代黑缎广绣花鸟四屏之一

清代玳瑁骨纸本彩绘人物折扇

清代玳瑁骨纸本彩绘人物折扇

  近日,英国克洛伊顿博物馆将拍卖一批藏家捐赠的珍稀中国瓷器,引发争议。记者了解到,国内文博机构的馆藏似乎仍“只进不出”,那么他们靠什么方式打造流转机制、优化馆藏结构呢?如果有国内买家肯花大价钱从海外将“国宝”请回家,又要付出多大代价呢?

  征集藏品注重“上级率”

  除了交换外,博物馆系统之间还有“价拨”的方式,比如某个博物馆收藏很多德化窑的瓷器,而德化的博物馆缺少这种资料,可以经过上级文物部门的许可,以一定的价格转让,但是这种情况相对较少出现,一般还是以无偿调拨、交换为多。

  “国内没有任何一家博物馆会说自己的东西太多了要淘汰。”魏峻告诉记者,北京故宫有180多万件藏品,上海博物馆有约100万件,广东省博物馆有17万件左右,这些都是大馆,实际上有的小馆藏品很少。“有的同类藏品重复率较高,那可以通过调拨的方式进行交流,让别的地方的观众有机会看到,但很难能做等价交换,更谈不上获利。”

  目前,文化部规定每个公藏机构每年都要举办藏品展,此前广东美术馆的“风雅颂”就集中展现了该馆主要的藏品,而下个月还会有藏品展举行。

  据了解,广东美术馆现有3万5千件藏品,主要来自藏家或作者捐赠、从市场购买或者展览的收藏,现在每年还会在拍卖会上购买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平均每年购藏200~300件作品。“收藏主要是看作品的分量。”江郁之强调,目前多数博物馆并不存在藏品太多、需要“更新换代”的问题,而是藏品普遍不够精。

  据悉,之前广东美术馆的库房几近“满仓”,后来又增加了一个库房,并把老式柜子改成藏品柜,又腾出了一些地方。“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我们要在数量的增加上放缓一点,前10年目的是收藏足够多的藏品,把历史脉络串起来,现在的策略是精选藏品,不要让数量增加太快,而对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

  “我认为评判一个博物馆优劣的标准就是征集藏品的‘上级率’。如果100件里面有50件是上了级别的文物,那就说明它的实力真的很强,观众也很有眼福。”魏峻透露,省博目前以及未来征集的重点放在外销艺术品上,是因为广东是古代外销艺术品的“重镇”。省博每年斥资1500万元购进各类精品,成系列、有特色,争取构建外销艺术品体系特色的系统。

  公立机构馆藏只能转不能卖

  对于克洛伊顿博物馆拍卖中国珍稀瓷器,博物馆协会会长安德森认为其不仅损害自身名誉,还严重损害大众对整个博物馆领域的信任。大英博物馆也发声明表示遗憾。那么,博物馆究竟该不该卖藏品?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外博物馆出售馆藏时有发生,例如华盛顿塔克玛艺术博物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和波士顿美术馆等都曾以优化馆藏结构的名义拍卖过部分珍稀藏品。与之相对的是,国内文博机构的馆藏似乎仍“只进不出”。

  广东美术馆典藏部主任江郁之表示,“文物法”有规定,公立博物馆、美术馆的藏品不能用于出售。公立馆藏机构的藏品经过学者专题研究,会有序地不断地展出。有的东西普通人觉得不值钱,但其实学术价值很高。

  不能公开交易,馆藏就变成一潭死水了吗?对此,江郁之并不认同:“很多世界级的博物馆间经常轮换藏品办展,我们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国内藏品交流越老越活跃,例如《清明上河图》这样的国宝在公众面前露脸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事实上,博物馆之间除了互相借展外,在藏品重复率较高的情况下,藏品的交换一直存在。江郁之透露,如果藏品重复率太高,国际上有规定公立机构之间可以互换。“早年有说法称可以拿我们的兵马俑去换外国的藏品,但直到今天还没有迈出这一步。”

  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表示,“公立馆藏机构是公益性事业单位,藏品属国有资产,不能随意拍卖,因此一定是只进不出。如果确实要更换、退出馆藏,首先要经国家文物局公示,如果其他博物馆需要就必须无偿转让,如果没有人要才可能退出。国外的公立机构藏品同样不许卖,但还有许多博物馆是私营的,是董事会、理事会负责制,那就有可能通过商业渠道变现。”

  话题延伸:海外馆藏拍卖能否请“回家”?

  “既然国外时常有那么多中国流出去的好东西上拍,那国内的大买家组团去收购一批回来不就好了吗?”有网友在论坛中发言时说道,但事情并非如他想得这么简单。中秋之夜,收藏“大鳄”刘益谦以822.9万美元将国宝级藏品苏东坡《功甫帖》收入囊中。但尴尬的是,即使他想把这幅书法带入其私人博物馆上海龙美术馆展览,都可能涉及高额关税。有业内人士估算,苏轼《功甫帖》入境应纳进口关税与增值税额之和约为1200万元。海外回流的中国艺术品在纳税时似乎都被归为“进口商品”,这令许多有志于出国扫货、请国宝回家的藏家感到郁闷。据悉,为了避免被征重税,刘益谦或将这件珍品寄存在香港,再以借展方式将其暂时“请”到上海“做客”,展完以后再送出境外。

  记者了解到,北京、上海、厦门等地今年都陆续开始尝试采用“保税拍卖”的方式探索一条新路。什么是保税拍卖?据行家李先生介绍,拍卖行在保税区内举行“进口”的艺术品拍卖会,买家如果购买艺术品后直接带出境,则不需要交纳关税和增值税,如果要带入境,则要缴纳总计近成交价25%的税费。“保税拍卖看上去很美。”他如此评论道,“对海外的经销商是好事,方便他们到中国交易。买完可不用交税,把东西拿回去。对于保税区也是好事,搞活了当地市场,带动经济发展。但是对内地的买家来说,除非你把东西往外面带,否则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

  不少机构和个人近年都有收集海外艺术品的动作,可关税和增值税的问题都令他们头疼不已:“除非购买的目的就是为了转手,那么他可以把税费转嫁到下一个买家身上。”

    相关热词搜索:博物馆 藏品 拍卖

上一篇:公共化美术馆:理念与实践有多远
下一篇:中国博物馆、美术馆要有世界胸怀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