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七顽童偷闯苏州博物馆 七君子吴王夫差全都乱了套
2015-02-03 11:04:23   来源:江南时报    点击:

夜深人静,七个顽童偷偷溜进博物馆内。书画是苏州博物馆重要的镇馆之宝之一,其中有一件价值近一亿元的元代《七君子图》,在馆藏文物中可谓独树一帜,元朝赵天裕等历代收藏者将七幅墨竹图收裱在同一藏卷中。

     七个顽童“打劫”七君子

  夜深人静,七个顽童偷偷溜进博物馆内。书画是苏州博物馆重要的镇馆之宝之一,其中有一件价值近一亿元的元代《七君子图》,在馆藏文物中可谓独树一帜,元朝赵天裕等历代收藏者将七幅墨竹图收裱在同一藏卷中。只见七个调皮捣蛋的顽童完全没把博物馆奇妙夜的秘密当成了传闻,从未放在心上。看到《七君子图》的作者半夜出来切磋画技,反而大胆欺上前去:这个拽拽老夫子的胡子;那个蒙住了老夫子的眼睛;还有的顽童干脆爬到老夫子的身上,想给老夫子上腮红……老夫子们何时见过这样的阵仗?谦谦君子了一辈子,自然敌不过顽童的笑闹,纷纷放下身段告饶。

  七个顽童见到此情此景,只觉无趣,纷纷撤退,只留下一地竹叶。不过,他们撤退的路可并不消停。

  佛教护法天神让七个顽童吓破胆

  七个顽童边打边闹,嘻嘻哈哈,不小心撞到一个大木函。彼此面面相觑,寻思着来时的路上并没有见过,便拿着手电仔细看上去。木函四面各绘有一幅天王像,看似历经千年,但依然色彩斑斓。东方持国天王,右手叉腰,左手持剑。南方增长天王,怒发冲天,双目圆睁。西方广目天王,手握斧钺,张口狮吼。北方多闻天王,神情肃穆,张目启唇。四位天王身材魁梧,每个天王脚下都踩着两个魔鬼,表现出征服一切邪恶势力的威严气度。

  被这么一撞,木函四面绘的佛教护法天神微微发出金光,守护着珍珠舍利宝幢的他们感受到了侵犯,突然现身,随着木函升向空中,里面宝幢金碧辉煌,十分华丽,幢身装饰着大小相等的4万颗色彩斑斓的珍珠,折射出刺眼的光芒。宝幢内雕刻的就是须弥山海,只见海上盘旋着一条鎏金银丝穿珠九头龙,海面四周八朵祥云冉冉升起,四天王站立其上,神情各异。

  七个顽童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2015年居然还能看见佛教护法天神现身,吓破胆的他们四处逃窜开来。

  吴王夫差剑指顽童 反被顽童“吓”回剑里

  一部分顽童跑进“吴越青铜兵器特展”的展厅内,看见亡国之君夫差,来回踱步,不断忏悔自己两千多年的骄奢淫逸。白天展柜里大名鼎鼎的吴王夫差剑,此时正被夫差拿在手中,散发出若隐若现的光芒。只见这柄剑通长58.3厘米,身宽5厘米,格宽5.5厘米,茎长9.4厘米。剑身近格处铸有铭文两行十字:“攻攕(吴)王夫差”“自乍(作)其元用”。

  看着夫差拿着剑在那长吁短叹,顽童们笑不可抑。这番动静自然引起了夫差的注意,一声怒吼响彻展厅:“我已亡国,为何还不放过我!”看来,夫差把顽童当做越国的刺客了,转身持剑直指他们的喉咙。宝剑从铸成到现在已经过去2500年,这把剑的锋芒却没有锈蚀,夫差手上微微发力,就划出一道血印子,当下的状况吓得顽童们立刻放声大哭起来。

  此时,夫差也发现自己搞错了对象,忙内疚地向顽童们道歉。哪想到越是道歉,顽童们哭得越是大声,直逼得夫差“嗖”的一声钻进夫差剑里,再不出来了。

  调皮捣蛋的顽童

  终被唐寅关了禁闭

  剩下的顽童则闯进了“吴门画派之唐寅特展”的展厅中。小小的展厅似乎没有出路,刚要退出去,就听见悲哀的声音传来:“伥伥莫怪少时年,百丈游丝易惹牵;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杜曲梨花杯上雪,灞陵芳草梦中烟;前程两袖黄金泪,公案三生白骨禅。老我思量应不悔,衲衣持钵院门前。”唐寅低头吟诵这首《伥伥词》,悲凄之情,溢于言表。

  “如果我没有与徐经一同赴京赶考?如果我顺利地通过了己未科的那场会试?如果我没有赴江西宁王朱宸濠之聘?我还会还在这里么?”看着唐寅在展厅内自怨自艾,顽童们又开始对着唐寅打趣道:“这博物馆里好像到处都是文绉绉的人啊,比刚才那些老头子好不了多少。”

  唐寅一生本就愤懑不平,竟不料数百年后还被几个顽童嘲笑。唐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决定给这几个顽童一个深刻的教训。几百年过去,唐寅已有了自己的一套本领。只见他大笔一挥,霎时将这些顽童纷纷收入自己的《柳桥赏春图》中,关起了禁闭,不知何时才会被放出来。

  从某种程度而言,我们应该庆幸,历史给予的唐寅,是一个艺术家,而非政客。正因为没有那些如果,才有了《桃花庵歌》、《落花诗》;才有了《溪山渔隐图》、《风竹图》,当然也才有了这番特别的奇遇。
    相关热词搜索:顽童 苏州博物馆

上一篇:天津博物馆“江南双盛”将盛装登场
下一篇:辽博计划上半年搬至“新家”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697814181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