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都安龙
2013-04-08 14:53:25   来源:贵州都市报   点击:

作为陪都的城市,比如唐长安陪都洛阳、宋陪都南京、中华民国陪都重庆等,都曾把陪都文化作为推动着城市经济、文化、旅游发展的宣传高度。而在贵州黔西南州一隅的安龙县,也是一个隐藏的永历王朝陪都。

  作为陪都的城市,比如唐长安陪都洛阳、宋陪都南京、中华民国陪都重庆等,都曾把陪都文化作为推动着城市经济、文化、旅游发展的宣传高度。而在贵州黔西南州一隅的安龙县,也是一个隐藏的永历王朝陪都。永历王朝是明王朝的最后一个朝廷,它从顺治三年(1646年)开始,到康熙(1662年)最终覆灭,统治西南达十六年之久。

  安龙县在明初原名为安笼千户所,属普安卫。按军事位置看,这里完全可以算得上有险可守。“城跨山腰,半踞半陆”,四周群峰高峙,城内有龙井山、桅杆山,城外有将军山、铜鼓山、九峰山、天榜山,东北一带,是水波荡漾的陂塘海子。这里正当滇、黔、桂三地的交通要道。曾经的安笼千户所城池虽不大,但四座城门,各有城楼,坚固挺拔。安笼千户所改名安龙的事情源于明王朝灭亡后,不愿降清的官吏纷纷南逃,一开始是建立陪都南京,把南京小朝廷作为救命稻草。因为明朝把皇族子弟分封为王,散在大江南北,龙子龙孙们想承袭朱家天下,保住半壁江山,所以,不愿降清的大臣们像浮萍似的,一会迎福王监国,一会迎鲁王监国,最后定下的是由桂王朱由榔做了皇帝,改“永历”。和清政府对立的明王朝再次建立起来了,那陪城建在哪里为好?这个建立起来的永历王朝一开始就被清军两路攻击,永历皇帝一当上皇帝也变成了惊弓之鸟,带着永历王朝的大小百官,东逃西躲,流落四方。肇庆紧急,逃往梧州,梧州告急,又逃桂林。桂林吃紧,包裹也来不及收拾,奔向南宁,简直可以算是惶惶不可终日。当时的永历王朝有的主张再次逃亡南海避难,有的主张流亡安南(今越南)。在当时永历王朝抗清义军们的前线抵挡之下,也算是永历王朝西军在云贵基本稳住了脚跟。于是,永历王朝几股心怀鬼胎的势力纠缠对峙中,最终定下由孙可望的永历王朝西军势力来扶持永历王朝,朱由榔封孙可望为秦王,带着数十名随员离开南宁,跋山涉水,穿越土司地区的山间小道,风尘仆仆地来到红水河边,定陪都安笼所,这是永历六年(1652年)2月。皇帝来了,安笼这个名称似乎不太好听,颇有“牢笼”之意,所以便索性按其谐安而改名,这便成了今天的安龙之由来。

  因为永历王朝陪都建在了安龙,贵州在那个多事之秋的战乱时代的地位便被抬升了起来。金兵占了北京,南宋战马来源断绝,永历王朝求马心切,于是开设南方马市,在西南的四川等地买马,贵州境内的小派系有如今天几个乡镇结集便伪称如夜郎国般的罗殿国、自杞国等便活跃起来,成为当时有名的“马贩子”派。当时的贵州,一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战略地位使这里成了避风港,西南抗清的根据地。不过,作为偏安的永历皇帝在安龙的日子并不好过,历史上逃难的皇帝往往都是权臣玩弄权术的傀儡,朱由榔也不例外。把朱皇帝安插到安龙,其实是永历王朝秦王孙可望的计谋。孙可望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想借永历帝的名声来号召天下,自己坐镇贵阳,把皇帝“笼”于安龙。而朱皇帝所谓的“行宫”,也只是原先安笼千户所署,几间简陋的民房,吃饭喝粥全靠孙可望施舍,行宫里所谓的宫女,太监们也只能自己挑水,煮饭。朱皇帝三个幼小的儿子夭折,玉屏山下的“三王坟”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其皇子等陪葬物,算是历代皇朝中简单的吧:几个红漆木匣,省出来的几个陶罐,几十枚“永历通宝”等铜钱罢了。此还不算孙可望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之逼迫,更急的是孙可望为了称帝,把朱皇帝身边的十八大亲信逮捕,斩首、绞刑等,暴尸荒外。朱皇帝身旁的“十八先生之狱”之后,永历王朝心散,孙可望与反清复明之义军因其对永历王朝态度不同,所谓正统军与义军矛盾日趋尖锐,产生分裂,眼看称帝无望的孙可望投降清军,交出永历皇帝朱由榔,绞死于“逼死坡”,结束永历王朝。

  回望黔中大地,安龙这一片土地上在永历王朝的金戈铁马,风雨飘摇,让人警醒,亦让人感慨万千。

    相关热词搜索:陪都 安龙

上一篇:安徽博物院
下一篇:许昌博物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