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藏已有之物,致力于促进艺术思索的发展,探索未知之物

未知博物馆给艺术圣殿重新定义
2013-06-26 16:11:26   来源:深圳商报   点击:

未知博物馆至今仍无一个明确定义。成员们用了一系列语句来描述它:未知博物馆是反博物馆机制的;未知博物馆是 生长、呼吸的系统,不是埋葬作品的坟墓;未知博物馆是在已知与未知之间的边界建立关系的促进者;未知博物馆承认自己的无知,并对未 知保持敬畏和谦卑。

 “漩涡”在CAFA美术馆展出现场,观众走过“矩阵湍流”。

▲“漩涡”在CAFA美术馆展出现场,观众走过“矩阵湍流”。


  如同名字表明的那样,未知博物馆至今仍无一个明确定义。成员们用了一系列语句来描述它:未知博物馆是反博物馆机制的;未知博物馆是 生长、呼吸的系统,不是埋葬作品的坟墓;未知博物馆是在已知与未知之间的边界建立关系的促进者;未知博物馆承认自己的无知,并对未 知保持敬畏和谦卑;未知博物馆是过程,不是结果……

  简而言之,由几位青年独立艺术家创立于2007年的未知博物馆,是中国当代艺术甚至更广大范围内的一个活动体。本月中,未知博物馆刚刚 在广州举办和推广“借艺术”计划。借着这个机会,记者采访了邱黯雄、廖斐等4位核心成员,由借艺术开始,延伸至未来博物馆已举办的 项目和未来的一些计划,试图以此来一窥未知博物馆的已知与未知。

  “借艺术”探讨艺术装饰性的价值判断

  邱黯雄对记者说,对于艺术家,博物馆是一个很神圣的名词,这是我们以博物馆命名的原因。但在当代,博物馆是一个矛盾的存在。博物馆 本来是一个保存、传授文化的地方,可是现在大多数民众不会去博物馆,而去博物馆参观的观众则大多抱着一种朝圣的心态,使得博物馆的 功能出现了偏差,变成了陈列文化的僵硬圣殿。包括策展人,很大程度上也从原来的思考者转变为技术协调角色。所以未知博物馆又是反博 物馆机制的,不是搜集展览已认定的价值之物,而是探索尚未明确认知的领域,希望以此激发艺术家以及其他人群的思考。

  “借艺术”项目中,未知博物馆将以出借的形式,将收集到的艺术品出借给来展厅的观众。参与项目的艺术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定下出借 条件,观众如果感兴趣,愿意遵守艺术家来提出的条件,就可以签订合同租借自己喜爱的作品。在出借期满后,观众将艺术品归还艺术家, 提供陈列情况、观感和评价等。

  乍一看,这是一个当代艺术的推广项目。但“借艺术”项目的主要策划人邱黯雄表示,他更关注的是这一租借艺术品的过程会反映出有趣的 艺术价值判断的差异。邱黯雄说,装饰性是艺术品的本原功能,但在当代艺术的价值判断里,装饰性变成了一个贬义词。如果说一个作品太 装饰了,言下之意是这个作品缺乏学术性。

  一个矛盾的现象是,在公共的展览空间,如美术馆里,强调作品的意义,谈论好不好看是一件低级趣味的事情。但在私人收藏中,艺术品看 起来都是装饰品。达明·赫斯特、村上隆这些在当今艺术市场上备受追捧的艺术家,其作品都有很强的装饰性。正因如此,未知博物馆策划 了“借艺术”这个项目,通过介入社会的艺术组织形式,探讨艺术家与大众对艺术品装饰性的认知差异,及其反映出来的价值判断。

  在来广州之前,借艺术项目已经分别在上海和北京举办过两期活动,吸引了一批当代艺术家参与其中。邱黯雄介绍说,借艺术项目遵循本地 化的原则,每到一地都只邀请当地艺术家参与。这一方面是为了节约成本,另一方面则是拉近观众与艺术的距离。

  尝试重新交汇艺术与科学

  在“借艺术”项目之前,未知博物馆策划并举办了冥想台、“当我们谈论艺术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珊瑚计划等一系列项目和活动。其中 ,邱黯雄等人比较满意、社会反响较好的是“图案·漩涡·遭遇”。这是一个结合艺术与科学的跨界展览,基本构架是由六个不同的主题组 成,包括已出现在题目中的三个,还有另外三个主题:对称、消失和地理的精神分析。除了邀请艺术家参展,未知博物馆还邀请了中科院物 理学家李淼,科学松鼠会的科学研究者桔子、方弦、陈朝,以及《新视线》杂志的艺术总监彭杨军和陈皎皎等参与其中。

  这一项目的主要策划人廖斐介绍说,无论从科学或是艺术的角度看,这几个主题都是很有意思的话题。仅以漩涡为例,漩涡是自然界中常见 而又最为神秘的运动方式。龙卷风和水中的漩涡,宇宙中的星云和双螺旋星体,以及物理学发现的时空漩涡。到今天为止,漩涡仍是流体力 学中最难的课题。而从艺术的角度看,漩涡形成的图形是非常美妙的,中国传统的太极图就是一个漩涡的图式。

  由此,艺术与科学产生交汇,艺术家获得新的感悟,融入创作之中。廖斐介绍说,科学对艺术产生重大影响,在艺术史上并不鲜见。黄金分 割率在古典绘画中的运用、发现三原色原理直接引致印象派的兴起,都是极好的例证。然而在当代中国的艺术教育机制中,科学被放到了无 关紧要的地位,这次展览是一次重新交汇艺术与科学的尝试,也在艺术界产生了一定影响。未知博物馆将持续和深入地探讨艺术与科学的命 题,也期望更多对此感兴趣的朋友加入这个探索之旅。

  没有准入门槛来去自由

  “借艺术”与“图案·漩涡·遭遇”,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项目,然而它们实实在在是一条藤上开出的并蒂花。两个项目源起于未知 博物馆一次主题为“图案”的讨论会。曾经做过设计师的邱黯雄更注重图案的美学趣味,而对科技颇感兴趣的廖斐则将话题延伸到了科学领 域。经过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了这两个项目。

  这一对比生动地说明了未知博物馆的运作机制。未知博物馆的所有项目,都是在类似的谈话讨论中逐渐明晰的。未知博物馆并没有准入门槛 ,来去自由,凡是对某一话题感兴趣或有所思考的人,都可以参加定期或不定期的例行讨论。有些讨论演化成无甚意义的闲聊,而另一些讨 论则产生了灵感的火花。未知博物馆收集这些火花,使其发展壮大,再在合适的时机将想法付诸实施。

  简而言之,未知博物馆不是一个艺术项目,不是艺术或学术团体,也谈不上什么艺术运动,它是一群有着共同兴趣和探索精神的青年艺术家 思考的产物。邱黯雄说,未知博物馆并不倚赖于某个实体空间的存在,或机构的维持。当有人发生兴趣并思考时,未知博物馆就存在,它存 在于参与者的精神自省或观照中。

    相关热词搜索:收藏 已有 之物

上一篇:走进开滦博物馆 寻找被历史尘封的工业遗迹
下一篇:武汉税收博物馆:中国最早的过路费铸成银铤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