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国学大潮中的博物学知识
2012-10-25 14:31:19   来源:华夏遗产网   点击:

近十多年来,有关西方的学科分类、知识结构、当中涉及的词汇和语法的表述等如何影响清季以来中国学术的发展,学者已有较多的讨论,少有论及的是在这个学科结构重整、专业分工未明的过程中...

作者:程美宝

  摘要:近十多年来,有关西方的学科分类、知识结构、当中涉及的词汇和语法的表述等如何影响清季以来中国学术的发展,学者已有较多的讨论,少有论及的是在这个学科结构重整、专业分工未明的过程中,部分原来只具备传统经史之学训练的文人,如何在具体的方法上实践他们所认识的西学。当时,国学保存会的成员在界定“何谓国粹”的过程中,也有选择地吸取西学,企图将他们所认识的西方的自然科学知识,纳入“国粹”或“国学”这个框架之中。1907至1911年间,国学保存会的主要刊物《国粹学报》刊登了100多幅以中国本土的动植物为对象的“博物图画”,可以说是国学保存会的成员尝试应用其仅有的西方科学知识和技能的一种实践。以这批博物图画为研究主体,结合其他文字和图像资料,考察当时作画者的博物学知识和博物绘画的技巧来源,并从中探讨清末民国的中国文人的自我期望与定位无疑是很有价值的。

  关键词:博物绘图/国粹学报/国学保存会/蔡守

  清末以国学保存会为中心的国粹派活动,向来为研究者所关注,而关注的重心,一是其经学与史学思想以及当中透露的反满立场,二是相关成员在界定“何谓国粹”的过程中,如何有选择地吸取西学。郑师渠《晚清国粹派——文化思想研究》一书,特辟一章,讨论国粹派的新学知识系统,指出“人们多习惯于把国粹派描绘成抵拒西学新知的形象,实则大不然。国粹派最初迎受西学的途径虽然各有不同,但有一共同点,就是许多人曾经或始终是西学的热心传播者”①。罗志田在其《国家与学术:清季民初关于“国学”的思想争论》中,以“国粹不阻欧化的思路”,总结国学保存会主将邓实“欲结东西洋两文明并蒂之花”的理想,以及许之衡谓国粹“助欧化而越彰,非敌欧化以自防”的立场,并指出这样的思路其实是当时“不少学术或思想观念有相当歧异之人的大致共识”②。近十多年来,有关西方的学科分类、知识结构、当中涉及的词汇和语法的表述等如何影响清季以来中国学术的发展。学者已有较多的讨论,少有论及的,是在这个学科结构重整、专业分工未明的过程中,部分原来只具备传统经史之学训练的文人,如何在具体的方法上实践他们所认识的西学。国学保存会的一些成员,对西方的自然科学心向往之,企图以之为另一种途径来体现中国既有的格物致知之道。1907至1911年间,国学保存会的主要刊物《国粹学报》刊登了一百多幅以中国本土的动植物为对象的“博物图画”,可以说是国学保存会的成员尝试应用其仅有的西方科学知识和技能的一种实践。虽然这批博物图画论精确性与当时西方和日本的动植物学绘图尚有一段距离,但从画上附有详细的说明,以及这批画与学报其他被列人为“美术”栏目的图画有所区别的做法看来,学报的编辑和作画者显然是将之视为科学的博物绘图的③。《国粹学报》是研究国粹派不可或缺的史料,其言论文章固然值得重视,但其自1907年以来刊登的大量图片,却往往为研究者所忽略,或仅仅被视为辅助材料。笔者认为,姑勿论如何从美术史的角度去研究这批博物图画,仅是这种形式的图画在其时出现在《国粹学报》这一事实本身,已颇堪玩味。根据画中的题签,我们知道这批画全部出自一个少有人论及的国学保存会成员蔡守之手。这些博物图画为何会刊载在《国粹学报》上?其作者蔡守是何人?他是如何绘画这批图画的?他的博物学知识和博物绘画的技巧从哪里获得?这些都是我们马上会想到的问题。从这些问题出发,本文以这批博物图画为研究主体,结合其他文字和图像资料,尝试提出一些初步的看法,并从中探讨清末民国的中国文人的自我期望与定位。

    相关热词搜索:晚清 国学 博物

上一篇:从展具破解革命文物柜内设计
下一篇:博物馆营销中的成本沟通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