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文忠简介
2012-06-28 09:30:17   来源:华夏遗产网   点击:

他从记事起就迷恋上了青铜器,17岁就开始独立修复国家级文物,北京人的发现者贾兰坡赞誉他的手艺不可多得,在三十年时间里修复青铜器等国家级文物上千件、出版论著数十部……他就是贾文忠...




        他从记事起就迷恋上了青铜器,17岁就开始独立修复国家级文物,北京人的发现者贾兰坡赞誉他的手艺“不可多得”,在三十年时间里修复青铜器等国家级文物上千件、出版论著数十部……他就是贾文忠。
   
        贾文忠,今年47岁。年纪不算老,头衔却不少: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部文物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中国文物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文物学会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秘书长,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民间国宝评审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央电视台《鉴宝•艺术品投资》顾问等一大串。
   
        很难定位他究竟是什么专家。修复专家?鉴定专家?金石专家?全形拓片专家?任何一项都难免以偏概全。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他的四十七年的人生中,贯穿主线的就是青铜器。
   
        2008年春节前夕,笔者在他的工作室见到了这位传奇人物,听他讲述他的已有30年的青铜器人生。
   
       1 子承父业——要对得起先人
   
        说起贾文忠与青铜器的故事,要先从100多年前说起。在清朝光绪年间,北京有个修古铜器的作坊,叫“万龙合”,是京城里绰号“歪嘴于”的太监开的。19世纪末,“歪嘴于”走出紫禁城,在前门外开设了万龙合古铜局,以修复青铜、金银、陶、玉石等器物为业。他的弟子张泰恩,人称“古铜张”,继承发展了他的文物修复技术,开创了民间“青铜四派”之一北京派的“古铜张”派。
   
        1937年6月,一个13岁的男童被通古斋掌柜乔友声由家乡河北束鹿带到北平,拜在琉璃厂“古铜张”派第二代传人王德山门下,成为“古铜张”的第三代传人。这个男童就是贾文忠的父亲贾玉波。
   
        旧中国当学徒是苦差事,受苦受累受骂,有时免不了还挨打。这些,勤奋好学的贾玉波都熬过来了。每天贾玉波清晨五点就要起床,晚上十二点才能回家,两头儿看不见亮天儿。为了学习传拓技术,夏季里,背上一卷凉席到荒野古庙去拓碑……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到了上世纪40年代末,学有所成的贾玉波终于出师自立。十几年没日没夜的学习,贾玉波不仅精于修复铜器、金银器、陶瓷器、石器,而且对翻模、铸造、錾刻、鎏金、鎏银样样精通。
   
        解放后,贾玉波60年代至80年代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为中国通史陈列搞文物修复工作,这一时期贾玉波的修复手艺达到了顶峰。他先后参与了国宝重器司母戊鼎、西汉长信宫灯、马踏飞燕、秦陵兵马俑等国宝级文物的修复和复制工作。他的一个徒弟这样称赞自己这位老师:“贾玉波老师是在从旧社会过来的老一辈修复工作者中最具有‘创新’思想的代表。无论是在修复、复制、铸造还是打錾、鎏镀金银,他样样都是高手。”贾文忠在这样一个家庭长大,在很小的时候便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
   
        小时候的贾文忠没有什么玩具可玩,就玩父亲做坏了的一些唐三彩小马、小铜佛、小俑人。他很喜欢这些东西,捧在手里一个劲地看,年龄很小时就萌发了对文物极大的兴趣。
   
        今天,贾文忠能成为一代文物修复的大家,如果说父亲的耳濡目染是一个原因的话,那么聪明和好学则是另一个原因。有时候,父亲在家帮朋友做一些活儿,顺便教孩子们怎样修理铜器、粘接陶器,他都记在心里。平时,贾文忠一有时间就往父亲的工作室跑,看老师傅们干活儿,随身带个小本子,边看边记,不懂就问。老师傅对这个好学的孩童尤其喜爱,毫不吝惜地对贾文忠言传身教。贾文忠学到了许多文物修复的方法和知识,至今仍受用无穷。
   
        贾文忠小时候还玩过一种带有商周青铜器图像的玻璃板底片,有上千张,这些就是贾玉波他们早年修复的铜器照片。贾文忠清晰地记得照片上的那些青铜器。“长大后发现,那些青铜器都是流到国外的原始照片。我们自己的文物,大英博物馆有,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佛里尔博物馆有,日本的国家博物馆也有,不能不令人心痛。”激动的语气里不无一分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困惑与遗憾。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照片上的国宝回流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庆幸的是贾家还掌握着这么一门手艺。作为修复世家的后代,只有将这门手艺学好,更多地去修复和保护国家文物,才对得起先人。”前代的卓越无形中对后代产生了激励。
   
         2  文物郎中——第一个被想到的是他
   
        文物郎中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有一双神手,能医好文物的“病”,使它变得完好如初。我们在博物馆看到的文物那么完整光鲜,连个裂缝都找不见,就都经过他们巧手的整治。贾文忠就是一个声名远播的文物郎中。
   
        2007年2月14日,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民间寻宝》节目上,一件曾被陈逸飞出价一百万美元的战国铜镜尤其引人注目。节目进行到向观众展示阶段,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瞬间发生了。就在礼仪小姐移手之际,古镜突然从盒内摔落到地面上摔成了碎片,现场专家和观众顿时大惊失色,不知如何圆场。这时,栏目负责人方书华当场承诺将邀请国内最著名的青铜器修复专家贾文忠将这一古镜尽全力修复完整。
   
        破镜怎能重圆?方书华不是骗人的吧!现场观众疑问重重。而就在数天以后,这个疑问就烟消云散了。经贾文忠修复后的战国铜镜由中央电视台归还给了所有者,一场炒得沸沸扬扬、似乎难以化解的风波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平息了。
  
        贾文忠的修复技艺有多高?著名人类学家、北京人遗骨的最早发现者贾兰坡就对贾文忠的技艺推崇备至。贾老说:“中国传统文物修复技术是中国的国粹,应当加以重视和弘扬。当前从事文物修复人才匮乏,贾文忠同志为此项事业做出了贡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其实,贾文忠在文物修复领域享誉已久,在他的文物修复历史上,不可不提的也许要数修复三门峡西周虢国墓地出土的青铜器文物和修复江西新干县出土的商代青铜器文物了。
   
        那是在1990年,轰动全国的三门峡西周虢国墓被发现,成为当年国家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由于墓穴坍塌,长年埋藏于地下,出土的上万件青铜器的破损程度极其严重,致使相关的文物研究无从下手。国家文物局、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和三门峡文物局对此非常重视。1991年5月,文物部门特聘贾文忠参与并指导这批文物的修复,可以说他是受任于“文物的危难之间”。
   
        虢国墓出土的青铜器有上万件,其中最有价值的是那套君王编钟。这是迄今发现的西周晚期最珍贵的一套编钟,共八件,总重146.75千克,形制为合瓦形,每个上面都有铭文,四个大的均为五十一个字。出土时,这些编钟多已破碎,钟身锈迹斑斑。
   
        经过精心修复,贾文忠不仅恢复了编钟的旧貌,而且声音依然和谐悦耳,一点都不走音。1992年,经贾文忠修复后的这套编钟和其他包括七件一套的铜鼎和壶、盘、匜等铜器三十余件以崭新面貌参加了故宫举办的文物精华展,观者啧啧称赞。
   
        修复这种复杂至极的文物对贾文忠来说早不是孤例,最有难度的要数江西新干县出土的商代兽面纹卧虎立耳铜方鼎。此鼎修复后高29cm,长21cm,宽14cm,造型与纹饰与中原殷商文化的铜器相似,罕见的是它的立耳上各有一个造型新奇的卧式小老虎。
    
        铜鼎出土时严重变形,碎成了十几片,被泥沙层层包裹着。有的部分已经腐蚀掉了。看贾文忠拿出的文物出土时的照片,再看看修复后的照片,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修复这件青铜器,是贾文忠修复过的最难器物之一。“那段时间往往一坐一站就是一天,累得腰酸背疼,头昏眼花。”
   
        修复的过程极其繁复,清洗、除锈、整形、焊接、补配、錾花、做锈,再用化学的方法表现出腐蚀生锈的效果,每一道工序都要好几天的时间。一套流程下来几个月也就过去了。辛苦自不必说,光是和文物整天打交道这种孤独感就是普通人所难以承受的。这些过程既需要高超的技术,也需要高度的耐心,常常一坐一站就是一天,累得腰酸背疼,两眼发花,头都大了,如果不具备平实的心态和女人一样的细心,没有对文物的热爱,是绝对干不好的。文忠修复文物时,手不闲着,心更不闲着。每件文物在他手里最少三五天,长的能有两三个月,可以说他把每件文物都吃透了,如何制造的,纹饰特点,铭文内容,锈蚀或损坏程度,锈迹色泽,出土时的情况,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修复,而是进行研究了,修复完了,研究课题也就完成了。处处留心皆学问,他的丰富经验就是这么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他能够成为一名不仅精于修复,还长于复制和鉴定的专家,不是偶然的。
   
        贾文忠妙手回春的修复经历实在是太多,三言两语还真是难以说尽。粗略统计,贾文忠在近30年左右的时间里,修复各类珍贵文物1200余件,修复后成为国家一级文物的有400余件,高超的修复技艺可见一斑。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正因为贾文忠有这样一双回春妙手,每当有珍贵文物需要修复,第一个就想到贾文忠也就不足为奇了。
    相关热词搜索:贾文忠 简介

上一篇:许忠陵简介
下一篇:刘毅简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