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都会收藏中国文物艺术品1.2万件
2013-10-08 10:03:57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

作为世界四大美术馆之一,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和艺术品有200多万件,涵盖了世界各地和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艺术,可谓是一座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而亚洲部是其17个部中最大的两个部之一,藏品约有3 5万件,单中国文物艺术品就有1 2万件。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唐代韩干《照夜白》

唐代韩干《照夜白》

清乾隆 蓝地珐琅彩双龙莲纹盌 蓝料双方框四字楷书款

清乾隆 蓝地珐琅彩双龙莲纹盌 蓝料双方框四字楷书款

剔黑牡丹双凤纹海棠盘、剔黑牡丹孔雀纹盘

剔黑牡丹双凤纹海棠盘、剔黑牡丹孔雀纹盘

  作为世界四大美术馆之一,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和艺术品有200多万件,涵盖了世界各地和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艺术,可谓是一座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而亚洲部是其17个部中最大的两个部之一,藏品约有3.5万件,单中国文物艺术品就有1.2万件,门类齐全,书画、青铜器、玉器、漆器、瓷器、金银器等应有尽有。日前,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中国艺术主任孙志新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详解了大都会博物馆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古代艺术珍品。

  书画:唐代韩干《照夜白》最知名

  孙志新告诉记者,大都会博物馆从1879年开始收藏中国文物艺术品,其收藏的中国书画是美国最重要的书画收藏之一。而这源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收藏“黄金时代”。这一时代的成就要归功于大都会历史上几位杰出的人物,其中举足轻重的是曾做过美国财政部长,后任大都会董事会主席的狄龙先生。狄龙在上世纪70年代初对大都会的收藏做了一个调查,发现中国艺术品特别是中国书画,是博物馆收藏的弱项,因此决定注重收藏中国书画。狄龙亲自捐出上千万美元,并号召纽约对中国艺术有兴趣并热心公益事业的社会贤达捐款,董事会还决定聘请美国著名的中国书画专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方闻担任远东部部长,指导中国书画的收购。

  有了狄龙为首的董事会支持和方闻的专业指导,大都会博物馆从纽约著名收藏家王季迁手中收购了大批宋元时代的中国书画,其中许多曾经是张大千的旧藏,包括唐代韩干的名画《照夜白》、北宋屈鼎的《夏山图》、元代赵孟頫的《双松平远》、倪瓒的《虞山林壑》等。同时,在狄龙的精神感召下,纽约地区的一些著名收藏家纷纷把他们的收藏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当中最有名的要数收藏家顾洛阜捐赠的北宋郭熙的《树色平远》、南宋马远的《观瀑图》、北宋黄庭坚的《廉颇蔺相如传》和米芾的《吴江舟中诗》等绘画和书法作品等。

  这一批稀世珍宝中,孙志新首推的是韩干的作品《照夜白》。韩干为唐代画马名家,《照夜白》可谓其代表作,用笔简练,线条织细有劲,技法、造型非常到位,艺术价值很高。同时,《照夜白》流传有序,历朝历代都有著录。图左上“韩干照夜白”几字系南唐后主李煜所题。左上方“彦远”二字似为唐代著名美术史家张彦远的题名;左下有米芾题名,并盖有“天生真赏”朱文印;卷前有何子洇、吴说题首;卷后有危素及沈德潜等十一人题跋。

  此外,《夏山图》纯用水墨写景,构图气势雄浑,状物细致入微,是目前硕果仅存的少数北宋山水画代表作之一;赵孟頫的《双松平远》以书法线条入画,笔简墨淡、清雅秀丽,开创了中国文人画的先河。这些也都是大都会博物馆书画收藏中的极品。

  玉器:乾隆年间精品荟萃

  玉器方面,孙志新则谈到,大都会博物馆的收藏重心不在高古玉,最全的是清代玉器,总数逾千件。这些清代玉器主要是美国收藏家毕少普1902年去世前捐赠的,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乾隆年间的精品,造型典雅,做工精致,玉料也非常好,有摆件、仿古礼器、文玩,还有一件玉版填金的御制七佛塔碑记。此外,还包括300多件未完成的玉石标本,为后人的玉器研究提供了琢玉、画线等工艺流程方面的宝贵资料。

  毕少普对中国玉器的狂热,也很动人心魄。据说早年他对日本艺术颇有兴趣,在收藏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了中国当时的玉器,从此痴迷终生。光绪年间,他为了购买玉器,远渡重洋来到中国。那时候还没有飞机,他坐船一路颠簸两个多月才到达北京,住了几个星期,就是为了搜寻自己心爱的玉器。

  青铜器:西周青铜器曾为端方珍藏

  除了书画,孙志新表示,大都会博物馆的青铜器收藏在美国公共博物馆中也位列前茅,而且上世纪初就进入这一领域,并将中国现代考古尚未开始之前唯一有出土地点记录的一套青铜器收入馆中。这就是赫赫有名的陕西宝鸡戴家湾出土的西周青铜器。

  清光绪二十七年,戴家湾的村民们发现了这套青铜器,后来被当时最著名的收藏家端方买下来。端方去世后,家道逐渐中落。1924年,其家族决定将这套青铜器卖掉。当时大都会博物馆正好聘请有名的“中国通”——加拿大传教士福开森做中国的收购代理。在与日本人的竞争中,福开森最终成功拿下了这套藏品。福开森最了不起之处在于,当时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青铜器还不甚了了,而福开森竟能说服大都会的董事会拿出整年的收藏基金去购买这样一套青铜器,非常难能可贵。这也成为了大都会博物馆里最重要的青铜器收藏。

  我们都知道,青铜器是商周时期用于祭祀的重要礼器,要配套使用。但由于青铜器通常都是零散出土的,人们对其具体用法不太清楚。而戴家湾的这套青铜器不仅非常齐整,而且出土时有些青铜器是叠放在一起的,让后人了解了当时的青铜器是如何配套使用、如何排列组合的。其中还有一件非常罕见的“铜桌子”——学术界称为夔纹禁,台面平整,且遗留有置放二卣一尊的痕迹,这给后人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考古信息。据知目前全世界只有三件青铜禁存世,天津博物馆有一件,去年陕西宝鸡才又出土了一件,与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一模一样。

  福开森还帮大都会博物馆收购了有长篇铭文的“齐侯四器”,是春秋时期的齐侯嫁女的媵器,有鼎、敦、盘、匜各一,其铭文字体端正,笔画秀丽,历来也为金石学家称道。

  漆器:雕漆之美国内罕见

  另外,孙志新介绍,大都会博物馆最值得一看的中国古代艺术品还有漆器,这也是除中国以外可以跟日本相媲美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收藏门类。

  古代漆器在国内的存量其实挺少,除了湖北的江陵、湖南的马王堆出土了一些战汉时期的漆器,宋元墓葬中很难找到完好的漆器,传世品也几乎没有,所以宋元漆器在国内可谓缺环。因为漆器保存上要求比较高,如果湿度不够,漆器很容易开裂、坏掉。宋元墓葬中的漆器难以存留下来,主要原因就在于地底下太干燥。

  而从唐代开始,日本的遣唐使和僧人带回了很多中国的艺术精品,尤其是宋元漆器,被带到日本后多数存放于寺庙里,得到了很好的保管。上世纪80年代,大都会博物馆从日本买下了一批完整的中国古代漆器,包括了宋元明清各个时代的作品。从它们的风格上可以看到,宋元漆器在造型、花纹、装饰上与瓷器、金银器之间的相互影响很明显。元明时期的漆器,则展现了当时的代表性工艺——雕漆之美。譬如一件明代永乐时期的龙纹经盒,其上所雕之龙鬃毛胡须飘动,吻部突出,强壮有力,尤其是阴刻装饰以及戗金手法在当时堪称罕见。

    相关热词搜索:美国 大都会 中国文物 艺术品

上一篇:卢浮宫:“法国的象征与骄傲”
下一篇:会呼吸的博物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