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
2012-06-29 13:05:11   来源:华夏遗产网   点击:

美国国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馆位于华盛顿市中心。这里既是一个回顾印第安文明的综合性博物馆,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教育场所,教给美国人如何客观地看待自身的历史,如何客观认识早在欧洲人到来之前的北美大陆的文明...




        美国国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馆位于华盛顿市中心。这里既是一个回顾印第安文明的综合性博物馆,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教育场所,教给美国人如何客观地看待自身的历史,如何客观认识早在欧洲人到来之前的北美大陆的文明。 



 由金色的明尼苏达石灰石建造的馆体,外观呈S形,在与之比邻的诸多博物馆中颇显特别。远远望去,即可窥见其独立于主流文化的个性。馆内有5层,散布的“森林”“湿地”“草场”和“传统种植区”中陈列着许多古代印第安人建筑中常用的“始祖岩”,以示历史在这片土地上的延续。这一切的设计,都是因为整个博物馆的宗旨是要突出印第安文化的独特性。博物馆的设计师——印第安裔建筑师杜安·布鲁·斯普劳斯提出:“要让参观者在走进博物馆之前,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古老印第安风情。”     博物馆门口的这块岩石名为“祖父”(Grandfather),它得到了魁北克蒙塔格尼族印第安人的祝福一个世纪以前,纽约人乔治·古斯塔夫·赫耶(GeorgeGustavHeye)开着货车在美国各地搜集印第安文物。他搜集到的80万件反映印第安人艺术和生活的物品如今有了一个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新家,那就是隶属于史密森学会的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以前,贫穷的印第安人会为了钱高兴地出卖他们部族文化中的珍宝或是糟粕,如今他们则通过这些东西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和生活方式。早在博物馆动工之前,致力于推动这一计划的人就开始向各个土著部落询问他们对这个博物馆的要求。博物馆方面发现,印第安人所希望的不仅是静态地展示1万年来的部族生活和文化,他们还希望能通过博物馆接触到自己的文物和当代文化。切罗基族(Cherokee)前酋长威尔玛·曼基勒说:“我们应该利用这个重要的机会来告诉人们,印第安人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文化的参与者,而不是博物馆或历史书里的事物。”
  
    正因为此,这个博物馆不仅在外观上独具特色,在运作模式上也与其他博物馆大异其趣。印第安各部落不仅可以接触到博物馆里的展品,还可以利用该馆存放在马里兰州一个储藏中心里的文物。博物馆主管文化资源的馆长助理布鲁斯·伯恩斯登说:“每一件物品在我们眼里都是有生命的东西,它们不仅仅是样本或者文物。”举例来说,加利福尼亚中部的印第安部落米卓普达(Mechoopda)发现博物馆的藏品中有一件本族的舞衣,而那种舞蹈在1906年之后就再也没人表演过了,于是他们就向博物馆商借这件舞衣。伯恩斯登先生随即带着这件鹿皮衣服去到了米卓普达部落所在的地方,让部落里的人照着它的样子进行复制,由此使这种舞蹈重现生机。
  
    数十个印第安部族在本族的展品方面与博物馆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博物馆也承诺让他们与自己的东西保持紧密联系。伯恩斯登说,这样的联系活动大部分会在闭馆以后进行,但他们也可以随时向本族圣物致祭或献礼,而博物馆也对员工进行了培训,教他们正确应对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新墨西哥的圣克拉拉部落(Santa Clara)就可以按照滋养圣物的传统,在本族的物品周围抛洒玉米粉。
    除了博物馆建筑上的“印第安特色”外,博物馆中的展品也呈现出原汁原味的印第安风情。博物馆中有约7500件固定展品,人们熟悉的印第安人的羽毛头饰、挂珠项链、战斧、编织篮和陶器等印第安人的传统服饰和生活用品,都能在博物馆中找到。印第安人博物馆的副馆长伯恩斯泰因说:“每一件展品并不只是一件展品,它们承载着印第安人的历史、现在和未来。”
  
     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于2004年9月21日开馆,该项目共耗资2.19亿美元,联邦政府出资1.19亿美元。在民间募集的1亿美元建馆资金中,超过三分之一来自各印第安部落的捐赠。
 由金色的明尼苏达石灰石建造的馆体,外观呈S形,在与之比邻的诸多博物馆中颇显特别。远远望去,即可窥见其独立于主流文化的个性。馆内有5层,散布的“森林”“湿地”“草场”和“传统种植区”中陈列着许多古代印第安人建筑中常用的“始祖岩”,以示历史在这片土地上的延续。这一切的设计,都是因为整个博物馆的宗旨是要突出印第安文化的独特性。博物馆的设计师——印第安裔建筑师杜安·布鲁·斯普劳斯提出:“要让参观者在走进博物馆之前,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古老印第安风情。”     博物馆门口的这块岩石名为“祖父”(Grandfather),它得到了魁北克蒙塔格尼族印第安人的祝福一个世纪以前,纽约人乔治·古斯塔夫·赫耶(GeorgeGustavHeye)开着货车在美国各地搜集印第安文物。他搜集到的80万件反映印第安人艺术和生活的物品如今有了一个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新家,那就是隶属于史密森学会的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以前,贫穷的印第安人会为了钱高兴地出卖他们部族文化中的珍宝或是糟粕,如今他们则通过这些东西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和生活方式。早在博物馆动工之前,致力于推动这一计划的人就开始向各个土著部落询问他们对这个博物馆的要求。博物馆方面发现,印第安人所希望的不仅是静态地展示1万年来的部族生活和文化,他们还希望能通过博物馆接触到自己的文物和当代文化。切罗基族(Cherokee)前酋长威尔玛·曼基勒说:“我们应该利用这个重要的机会来告诉人们,印第安人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文化的参与者,而不是博物馆或历史书里的事物。”
  
    正因为此,这个博物馆不仅在外观上独具特色,在运作模式上也与其他博物馆大异其趣。印第安各部落不仅可以接触到博物馆里的展品,还可以利用该馆存放在马里兰州一个储藏中心里的文物。博物馆主管文化资源的馆长助理布鲁斯·伯恩斯登说:“每一件物品在我们眼里都是有生命的东西,它们不仅仅是样本或者文物。”举例来说,加利福尼亚中部的印第安部落米卓普达(Mechoopda)发现博物馆的藏品中有一件本族的舞衣,而那种舞蹈在1906年之后就再也没人表演过了,于是他们就向博物馆商借这件舞衣。伯恩斯登先生随即带着这件鹿皮衣服去到了米卓普达部落所在的地方,让部落里的人照着它的样子进行复制,由此使这种舞蹈重现生机。
  
    数十个印第安部族在本族的展品方面与博物馆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博物馆也承诺让他们与自己的东西保持紧密联系。伯恩斯登说,这样的联系活动大部分会在闭馆以后进行,但他们也可以随时向本族圣物致祭或献礼,而博物馆也对员工进行了培训,教他们正确应对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新墨西哥的圣克拉拉部落(Santa Clara)就可以按照滋养圣物的传统,在本族的物品周围抛洒玉米粉。
    除了博物馆建筑上的“印第安特色”外,博物馆中的展品也呈现出原汁原味的印第安风情。博物馆中有约7500件固定展品,人们熟悉的印第安人的羽毛头饰、挂珠项链、战斧、编织篮和陶器等印第安人的传统服饰和生活用品,都能在博物馆中找到。印第安人博物馆的副馆长伯恩斯泰因说:“每一件展品并不只是一件展品,它们承载着印第安人的历史、现在和未来。”
  
     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于2004年9月21日开馆,该项目共耗资2.19亿美元,联邦政府出资1.19亿美元。在民间募集的1亿美元建馆资金中,超过三分之一来自各印第安部落的捐赠。
 
        由金色的明尼苏达石灰石建造的馆体,外观呈S形,在与之比邻的诸多博物馆中颇显特别。远远望去,即可窥见其独立于主流文化的个性。馆内有5层,散布的“森林”“湿地”“草场”和“传统种植区”中陈列着许多古代印第安人建筑中常用的“始祖岩”,以示历史在这片土地上的延续。这一切的设计,都是因为整个博物馆的宗旨是要突出印第安文化的独特性。博物馆的设计师——印第安裔建筑师杜安·布鲁·斯普劳斯提出:“要让参观者在走进博物馆之前,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古老印第安风情。”     博物馆门口的这块岩石名为“祖父”(Grandfather),它得到了魁北克蒙塔格尼族印第安人的祝福一个世纪以前,纽约人乔治·古斯塔夫·赫耶(GeorgeGustavHeye)开着货车在美国各地搜集印第安文物。他搜集到的80万件反映印第安人艺术和生活的物品如今有了一个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新家,那就是隶属于史密森学会的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以前,贫穷的印第安人会为了钱高兴地出卖他们部族文化中的珍宝或是糟粕,如今他们则通过这些东西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和生活方式。早在博物馆动工之前,致力于推动这一计划的人就开始向各个土著部落询问他们对这个博物馆的要求。博物馆方面发现,印第安人所希望的不仅是静态地展示1万年来的部族生活和文化,他们还希望能通过博物馆接触到自己的文物和当代文化。切罗基族(Cherokee)前酋长威尔玛·曼基勒说:“我们应该利用这个重要的机会来告诉人们,印第安人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文化的参与者,而不是博物馆或历史书里的事物。”
  
        正因为此,这个博物馆不仅在外观上独具特色,在运作模式上也与其他博物馆大异其趣。印第安各部落不仅可以接触到博物馆里的展品,还可以利用该馆存放在马里兰州一个储藏中心里的文物。博物馆主管文化资源的馆长助理布鲁斯·伯恩斯登说:“每一件物品在我们眼里都是有生命的东西,它们不仅仅是样本或者文物。”举例来说,加利福尼亚中部的印第安部落米卓普达(Mechoopda)发现博物馆的藏品中有一件本族的舞衣,而那种舞蹈在1906年之后就再也没人表演过了,于是他们就向博物馆商借这件舞衣。伯恩斯登先生随即带着这件鹿皮衣服去到了米卓普达部落所在的地方,让部落里的人照着它的样子进行复制,由此使这种舞蹈重现生机。
  
        数十个印第安部族在本族的展品方面与博物馆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博物馆也承诺让他们与自己的东西保持紧密联系。伯恩斯登说,这样的联系活动大部分会在闭馆以后进行,但他们也可以随时向本族圣物致祭或献礼,而博物馆也对员工进行了培训,教他们正确应对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新墨西哥的圣克拉拉部落(Santa Clara)就可以按照滋养圣物的传统,在本族的物品周围抛洒玉米粉。
        除了博物馆建筑上的“印第安特色”外,博物馆中的展品也呈现出原汁原味的印第安风情。博物馆中有约7500件固定展品,人们熟悉的印第安人的羽毛头饰、挂珠项链、战斧、编织篮和陶器等印第安人的传统服饰和生活用品,都能在博物馆中找到。印第安人博物馆的副馆长伯恩斯泰因说:“每一件展品并不只是一件展品,它们承载着印第安人的历史、现在和未来。”
  
        国立美国印第安人博物馆于2004年9月21日开馆,该项目共耗资2.19亿美元,联邦政府出资1.19亿美元。在民间募集的1亿美元建馆资金中,超过三分之一来自各印第安部落的捐赠。
    相关热词搜索:国立 美国 印第安人

上一篇:叙利亚国立博物馆
下一篇:摩纳哥海洋博物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181273026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